天天小說網 > 娛樂圈:從花瓶到影后 > 第140章 婚禮
    池芊養傷的這段時間,易然每天張羅著給她進補,變著花樣往家里買東西。

    魚翅,花膠,燕窩,黨參……

    錢多得沒地方花。

    連保姆都說她買得太多。

    營養過剩。

    池芊沒辦法消化。

    易然可憐巴巴地哼唧:“我怕她掛了。”

    這事嚴格來說不怪易然。

    當時她趕去醫院,第一眼看見的便是剛從麻醉里蘇醒的池芊,額頭上血跡斑斑,肩上還纏著厚厚的繃帶,像是剛從地獄里爬出來。

    易然心疼得眼淚啪嗒啪嗒往下掉。

    倒把池芊整得有些過意不去。

    后來哄了好久才停住。

    住院觀察的那幾天,易然像是到了更年期,逮著機會就把連晉一頓罵,話里話外怪他沒照顧好池芊,連晉也沒還嘴,乖乖挨罵。

    易然原本就對她不帶上自己頗有怨言。

    這下更是找到理由寸步不離跟著。

    池芊擔心她耽誤工作,易然哼了聲:“有事谷叔叔兜著,別想支開我。”

    警方公告發出后。

    路馳內部聽說池芊重傷,人心惶惶。

    高層去醫院探望過,把池芊健在的消息帶回公司,依然不能打消人們的憂慮。

    為此,池芊特意在一次公司活動上亮相,發表了講話,這才安撫住員工和各大合作商。

    她第一次意識到原來自己這么重要。

    連易然都說,這個家沒你得散!

    路馳是池家的家族企業,發展成現在的規模全靠兩代人努力,如今偌大的池家只剩池芊一根獨苗,實在是人丁凋零,把她說成全村的希望也不為過。

    連易然都不免擔憂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該生個孩子延續香火?”

    雖然池家沒有皇位要繼承,但是這么大的家業也不能荒廢了。

    池芊幾次從死神身邊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深刻意識到自己說不定哪天就掛了。

    如易然所說,自己要是沒孩子,池家的產業不就拱手讓給了別人?

    她雖不是如假包換的池芊,不過既然披著這張皮,就得對得起這個身份。

    不過令她沒想到的是,連晉先她一步提了求婚,這次沒有易拉罐拉環,而是正兒八經的鉆戒。求婚儀式也花了點巧思,那天池芊在沙發上看書,發現一只紅色的愛心氣球徐徐飄到她窗戶,下面系著一個絲絨首飾盒。

    她推開窗戶,只見連晉站在樓下。

    “小芊,你愿意和我結婚嗎!”

    以易然為首的人躲在屋檐下看熱鬧。

    池芊笑了笑。

    解開氣球上的首飾盒,從里面拿出戒指給自己戴上,朝他揮了揮手。

    “我愿意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   易然激動地蹦起來,比連晉還開心,大概沒什么比自己的發小收獲真愛更感人的了。

    一旁的陸景洪不禁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原來易然喜歡這些花里胡哨的儀式?

    改天自己也整一個!

    婚禮交給專業的人去準備。

    池芊只有一個要求。

    低調,低調,還是低調。

    在她看來結婚是兩個人的事,和親朋好友一起熱鬧下就得了,別整得那么商業。

    對此連晉沒有意見。

    可以說池芊往東他絕不往往西。

    一切都聽她的。

    婚禮前夕,連晉去養老院看望外婆。

    外婆看著他給自己準備的出席婚禮要穿的衣服,居然罕見地清醒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你都要成家了。”她說。

    連晉握著她的手:“這些年辛苦你了,感謝你為我做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外婆笑了笑。

    滄桑的眼神里滿是對外孫的愛。

    下一秒她看向窗外:“放學后把你那個女同學叫來,外婆給你們做佛跳墻,對了,你媽今天出差回來,你乖一點,別惹她生氣。”

    連晉怔了一瞬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他回答道。

    外婆的晚年一直渾渾噩噩,沉浸在女兒仍然活著的假象里不愿醒來,連晉不忍戳破,因為真相對她來說太過殘忍。

    婚禮那天剛好立春。

    萬物復蘇。

    冰雪消融。

    池芊一襲潔白的婚紗,被谷語牽著來到連 著來到連晉面前,兩人宣讀誓言,交換婚戒,漫天花瓣從天而降,兩人在親友見證下擁吻。

    臺下的連斯羽一臉感慨。

    當年的毛頭小子終于長大了。

    不久,宴席陸續散場,連斯羽過來和連晉道別:“我明天去奧地利,以后不能隨時見面了,萬一想我的話可以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連晉脫口而出:“我才不會想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連斯羽一口臟話卡在喉嚨里,最后哼了聲,“你小子就不能說兩句好聽的。”

    連晉笑了笑,上前給了他一個擁抱。

    “再見,爸爸。”

    連斯羽身體一僵。

    自打成年以后,連晉很少像現在這樣叫他爸爸,他拍了拍連晉肩膀:“肉麻。”

    曲終人散,天各一方。

    看著連斯羽和莊嚴離開的背影。

    連晉有些不舍,又為他們感到高興。

    以前焦文波攔住不讓他走,所以那些天連斯羽整夜整夜的失眠,活在有今天沒明天的焦慮里,差點連畫筆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如今焦文波死了,他終于自由了。

    可以鼓起勇氣去追求自己的藝術和愛情。

    “哎,新郎官!”

    柳皓隔著大老遠叫他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傻!”

    柳皓湊過來貼著耳朵悄悄說:“新娘子在等你呢,快去啊,我們還要鬧洞房呢!”

    連晉好奇道:“你們不會想整我吧。”

    柳皓到底是小孩子心性,什么都藏不住:“給你準備了精彩節目,待會兒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看他神神秘秘的樣子。

    連晉覺得自己還是不要掉以輕心為好。

    新房里,池芊剛卸完妝,見他回來有些詫異:“這么快就回來了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他把池芊抱在懷里:“柳皓讓我早點回來,我估計他可能準備了什么驚喜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有什么驚喜,應該是驚嚇吧。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窗外升起了一組飛行的無人機,只見柳皓操控著它們擺出一行字。

    祝你們百年好合!無盡的昏迷過后,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。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,請下載星星閱讀app,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。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,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。

    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,胸口一顫一顫。

    迷茫、不解,各種情緒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這是哪?

    隨后,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,然后更茫然了。

    一個單人宿舍?

    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,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。

    還有自己的身體……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。

    帶著疑惑,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,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。

    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,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,外貌很帥。

    可問題是,這不是他!下載星星閱讀app,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

    之前的自己,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,工作有段時間了。

    而現在,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……

    這個變化,讓時宇發愣很久。

    千萬別告訴他,手術很成功……

    身體、面貌都變了,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,而是仙術。

    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!

    難道……是自己穿越了?

    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,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。

    時宇拿起一看,書名瞬間讓他沉默。

    《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》

    《寵獸產后的護理》

    《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》

    時宇:???

    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,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時宇目光一肅,伸出手來,不過很快手臂一僵。

    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,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,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,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。

    冰原市。

    寵獸飼養基地。

    實習寵獸飼養員。網站即將關閉,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七分甜的娛樂圈:從花瓶到影后

    御獸師?